长隆娱乐中心

回到中国踏上寻亲路

长隆娱乐2018年1月13日报道:今年46岁的兰妮和丈夫收养了三个中国女孩。因为会中文,有不少收养家庭找到她,委托她帮助孩子在中国寻亲。10多年来,她帮助过的家庭中,有上百个寻亲成功。兰妮热爱户外远足,但来自收养家庭的邮件和电话,将她拴在电脑和手机旁。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收养家庭联系她,也有中国父母找到她,她不得不整天对着屏幕,在这些家庭间来回切换、匹配信息。●难题信息仅靠报纸中国涉外送养的儿童数量已大幅减少。在最大的收养国美国,每年收养的中国儿童数量,已从巅峰时期的7903人,降至2016年的2231人。但在已被送至海外收养的15万中国儿童中,回到中国寻亲的举动,却越来越普遍。在许多人眼中,他们是「幸运儿」,命运因跨国收养逆转。许多人不理解的是,已经在海外过着优渥生活的他们,为何迫切渴望寻找亲生父母。一位美国养母回忆,有人鼓励孩子们「不要在意过去,要朝前看,多想想在美国的美好生活和无限机会。」兰妮和丈夫鼓励收养家庭帮孩子寻亲。寻亲的困难,在于收集信息。在广州领养二女儿时,他们注意到,费用清单上列着一项425元人民币的「报纸广告费用」。福利院工作人员说,这是为弃婴刊登寻找亲生父母公告的费用,但当他们索取一份广告复印件时,却被告知「不能给收养父母」。终于,在广州一条狭窄的小巷里,他们找到了那家刊登广告的报社。珍贵的信息藏在一间闷热的仓库中,里面堆满了旧报纸,在五个小时令人绝望的找寻后,他们突然翻到2001年11月的报纸,二女儿4个月大时的照片,就印在发黄的纸张上。这张照片在女儿4个月大时拍摄,比收养文件上的照片甚至还要早一年。他们一口气买下尽可能多的旧报纸。「既然我们这么珍视这件宝贝,或许其他收养家庭也一样。」收集刊登找寻公告的报纸,从此成为兰妮的主业。十几年来,她的藏品不断扩大,许多美国收养家庭透过她,获得了孩子宝贵的身世线索。●难忘被抛弃的孤独天天和收养父母接触,兰妮知道,许多养父母焦虑得辗转难眠。曾向她寻求帮助的美国母亲苏珊,有时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只为给女儿制作寻亲海报。她说,「收养很美好,但也伴随着疼痛。」领到11个月的大女儿时,苏珊接过的是一个下肢乏力、排斥被抱的孩子。她抵触养父母的照顾,常常歇斯底里地哭泣。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去年,即便她已长成一个成绩优异的高中生。苏珊知道,女儿没能摆脱「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孤独感」。作为养母,她感到不知所措。带女儿看心理医生花了数千美元,收效却甚微。直到一位专注于收养儿童的治疗师出现了。对方点醒了苏珊:「将一个孩子从亲生父母和原生文化中带走,一定会给孩子带来创伤。这个伤口,只有亲生父母能弥合。」花了十几年时间,这位母亲才意识到,更多的问题出在她的认识上。「良好的教育、来自养父母的爱并不能治愈一切。」离开亲生父母那一刻,她的孩子便缺了最重要的一块。兰妮也曾遇到类似情况。三女儿七八岁时,有一天在餐桌上,她突然变得很低落,气急败坏地质问兰妮,「妈妈,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丢在福利院?」兰妮和丈夫目瞪口呆。这个在3岁半时被领养、患有癫痫的女儿,记忆发生了错乱。被领养后,她一直以为兰妮就是生母。对被抛弃的忿恨,在这个小女孩心中挥之不去。●难受幸运来自不幸兰妮也知道,绝大多数寻亲都以失败告终,「能找到的非常非常少」。一位比利时母亲从衡山福利院收养一个孩子后,为孩子寻亲12年,5次前往衡山福利院,全都无功而返。有被收养的孩子在网上吐露心声:他们常被人提醒,从中国福利院中的弃婴,变成发达国家的公民,是多么幸运,他们要学会感恩。但很少有人意识到,这种「幸运」,都始于他们命运起初的「不幸」。兰妮听说过不少悲剧:有养母半夜给她打电话求助,女儿被发现第四次试图自杀。也有孩子已经成年,却始终无法摆脱「被抛弃感」,最终选择离开人世。还有越来越多的海外收养儿童,因此踏上了追溯过去的旅程。苏珊陪着大女儿回了两次中国。公告上提及的捡拾地点,早已变成繁华的商场。她和女儿只能进行「地毯式搜索」,她们去了8个附近的村庄,在人来人往的菜场、路口和电线杠上黏贴了数百份海报,与所有热心的村民交谈。近40个家庭赶来与「女儿」相认,他们的故事各不相同,有的因重男轻女放弃了女儿,有的因计画生育政策失去了女儿,有的被劝说将女儿送去了福利院。但每一个母亲都流着泪拥抱这个「女儿」,告诉她,在失去她的数千个日夜里,她们没有一天不思念着她。●难免旅途没有结果兰妮也曾帮过许多中国家庭寻亲。为了找回被婆家遗弃的女儿,山东的年轻母亲刘佳佳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她雇过私家侦探,反被骗了几万元。她报过警,找过记者,得知孩子已被美国家庭收养后,大脑一片空白。原先,她满脑子都是找到那户抱走孩子的人家,「跪下来求她,要十几二十万元也给他们。」最后,她去了北京,找到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,恳求领导帮她联系美国家庭,只求以后有机会和孩子见上一面。负责人的态度很好,但他们无法受理个人申请。兰妮看到帖子后,主动联络这位年轻的母亲。她将帖子翻译成英文,发布在许多收养家庭组成的小组中,帖子被广泛转发。两年多后,美国那户收养家庭终于看到帖子。现在每天,刘佳佳睁眼就盼着养母发来照片,同她分享5岁女儿的种种趣事。苏珊和女儿没有这么幸运。和许多收养家庭一样,她们的两次寻亲之旅都没有结果。但苏珊发现了女儿的变化。每次见到那些悲痛的中国父母,女儿都变得更加温和平静,她开始明白,那个发生在她命运之初的故事,很可能不是「抛弃」两个字那么简单。在苏珊看来,即便找不到亲生父母,她们的旅程也是圆满的,「寻亲本身就是一种治疗」。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长隆娱乐注册

QQ:328650

电话:328650

邮箱:328650@qq.com

地址:菲律宾马尼拉